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元神出窍 – 偷上老妈
元神出窍 – 偷上老妈

元神出窍 – 偷上老妈

自从於无意中在旧书摊档买了一本元神出窍有法後,并於上月一个晚上成功偷嚐2 个人妻,虽然邻居张太太没有插她的阴户,但都可以搓弄她的奶子!

  今天晚上心绪不灵,慾念丛生,无意走近窗前,抬头一看只见明月当空,脑海中浮现书中内容,於是立即回房翻出元神出窍大法来看,书中有一段写出月圆之夜是出窍最佳时机并说明修习後会不自觉成为嗜好,啊自己怪不得坐立不安满脑子男女之事啦!

  …叮咚…叮咚…

  已经晚上十一点多,该是老爸老妈回来了!她们的公司今夜开员工聚会,夜宴後回来按门铃吧,实在饮得太多,幸好我还正在网路上面晃来晃去,所以就赶紧跑去开门。

  「老爸老妈,你们怎…喝成这个样子!」

  当我开门之後,只见夫妻二人醉醺醺地站在门口,我赶紧将她们扶了进来,然後让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赶紧拿热毛巾给他们清醒!

  当我回到客厅的时候,不见老爸原来他自行入房睡觉去了,只剩老妈一人撗躺在沙发上,而且已经呼呼大睡。我只好将她抱回房间,安顿上床後就回自己房间。

  夜静,我思潮起伏,满脑子都是父母行房时日得死去活来的呻吟声时,还有刚才抱着老妈回房时之舒服手感和换睡衣时一览全貌,我真无法自控。想着想着我的鸡巴就硬起来我妈妈今年三十八岁,她丰乳肥臀,腰肢纤细,模样俊俏,性格也很温柔,正是一个标准的熟妇。

  从十六岁(两年前)起,我就开始打妈妈的主意了,每当看到妈妈那饱满的胸部,浑圆结实的屁股时,我都会有一种原始的性冲动,尤其偷看到妈妈被爸爸行房时日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和老妈的呻吟声时,真恨不得冲进去代替爸爸,但想归想,真的这麽明目张胆的话,我还是不敢。

    机会终於在今天晚上降临了!我要一嚐老妈的滋味,就在一个小时後,我就趁黑穿过房间墙壁进入妈妈的房间,先将爸爸推开,然後钻进了妈妈的被窝,在妈妈迷迷糊糊的情况下,先用眼罩盖着妈妈眼睛,之後我一躺下,伸手就去搂妈妈赤裸光滑的身子,但妈妈不耐烦的推开了我的手,然後翻了个身,就又睡了。我又去搂她,她又推开了。我壮着胆子第三次去搂她,这一次妈妈终於没有推开我,我听见她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後依从了我。

    於是我就搂紧了妈妈的身子,两手开始在她身上抚摸起来。轻轻解下她的胸围,然後揉摸着妈妈两只柔软的大奶子,妈妈的奶子又大又软,很有弹性,我揉了一会儿就从她腰部向下摸去,越过平滑的小腹,脱掉她的内裤我摸到了妈妈那簇毛茸茸的地方,我一阵兴奋,妈妈的阴毛!我轻轻揪扯着,抚摩着,手再向下移去。

  哦!我终於摸到了妈妈那两片肥厚柔腻的大阴唇,我一激动,用力搓起来。

  妈妈不适应的扭动着,开始轻轻的哼唧起来,随着我的搓弄,妈妈的阴道里渐渐湿润了,粘粘的淫水沾在我的手上。我於是一不作二不休,两指拨开妈妈两片阴唇,将中指一下子插进了妈妈湿滑的阴道深处,并来回大幅度抽动起来……妈妈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她用力夹紧两腿,扭动着,身子却越来越软了, 「唔……不……不要!……」妈妈声音颤抖着无力的央求着。於是我就知道是行动的时候了,我拔出手指,将妈妈的身子放平,两手一掰她两条大腿,将自己早已硬得厉害的阴茎向她两腿间凑上去,将龟头顶住了妈妈的两片大阴唇,然後屁股向下一沉,「滋溜」一下,我的大阴茎便齐根儿滑入了妈妈丰满的身体…「哦……!」妈妈充实的呻吟一声,一口热气喷到我脸上,同时她身子一挺,早已是睡意全无,有的只是想操逼的激情我双臂紧紧一拢妈妈光滑的双肩,牢牢的压住妈妈温软的身子,一低头先给了她一个深情的热吻,然後摆开架势,激情勃发的蠕动着屁股开始用力抽干她。我一下一下地努力向妈妈体内深插着。妈妈的阴道很紧,两片大阴唇紧紧束住我斗志昂扬的大阴茎,使得我抽送起来别提多带劲儿了!

  阴茎和妈妈阴道内壁的巨大摩擦将一阵阵快感传遍两人的全身。我情不自禁的叹息着,妈妈也舒服得扭头呻吟着,「哦……好舒服……老公……快操……啊 ……!」。我浑身是劲的猛抖着屁股,阴茎「滋溜滋溜」的在妈妈湿热发烫的阴道里出没着,干得妈妈「呵!呵!」扭头喘息着,饱满的身子也随着我快速的动作忽悠忽悠来回晃动着,一副肉感十足的样子……「啊……轻……轻点……痛… …衰鬼……快插……啊……痒啊……别打人家……快!」妈妈迷醉的呻吟着,身子一阵阵抖动。

  我没有说话,我不说话只是专着的干她,坚硬的阴茎长驱直入的一直插入到妈妈阴道的最深处,然後我紧紧抵住了,一阵央︻冲刺,一阵上下撩拨,妈妈就 「啊呀!啊呀!插得好深……啊……好劲啊……唔……衰鬼……好硬……好胀… …」的蹙眉呻吟着,身子筛糠般的抖动着,同时阴道里流出一股股淫水,淋湿了床单。

  「啊……轻点……痛……啊……讨厌~ 」妈妈声音发软的嗔怨着,犹犹豫豫的捶了我一拳,便再不说话。我顿时信心大增,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我低头狠狠在妈妈嘴上亲一口,接着又是一阵不依不饶的急日猛操,又操出了妈妈一串串舒服而难过的淫叫「啊……呀!啊……呀!」。干了大约十分钟我忽然觉得这个玩法还不够刺激,於是我一把拽过妈妈头下的枕头,一抬妈妈腰肢将枕头垫在了她腰下。妈妈立即明白了我的用意,「死鬼!你……要人命啊~ 」她有气无气的吐出一句,但却听话的顺从了我的意愿。‘ 由於垫了枕头,抬高了妈妈的臀部,我这下再操起来就插入得更深了,龟头紧紧顶住了妈妈的阴道深处的那团软肉,那是妈妈的花心(子宫颈)!我卖力的抽刺着,。龟头不停按揉着妈妈的花心,直刺激得妈妈「啊……呀呀……好劲…啊…好胀呀…呀…要泄……出来啦……」淫叫着,浑身一阵阵痉挛,结果不到五分钟,妈妈就达到了高潮,她阴道急剧的缩拢了几下,从阴道深处活—几股阴精,然後浑身一松劲儿,软成了一瘫。

  这麽不抗操!我有些无趣的在心里抗议道,动作也跟着慢了下来。但我又一想,这不正巧证明了我的厉害吗?!於是我又兴奋起来:既然厉害,那可别委屈了妈妈,就再让妈妈来个高潮吧!。

  这样想着,我就这麽做了,我扯过枕巾擦了擦妈妈两腿间和床单上的淫水,拉开架势虎虎的又干了起来。妈妈的身子如烂泥一般酥软,死了般的一动不动,不知女人泄过之後是否这样的,但我有信心让她再「活」过来,并再泄一次!

  我一边操干着妈妈湿滑的下边,两手一边不停抚摸着她仍旧温热的身子,奶子,腰肢,屁股,大腿,该摸的部位我都摸了个遍,同时我还热烈的亲吻妈妈的双唇,并将舌头伸进妈妈嘴里乱搅着,吮咂着,三管齐下:边操!边摸!边亲!不到五分钟,妈妈在我的调动下就又「活」过来,她长长的叹息一声,嘘嘘喘息着,身上的器官渐渐恢复了它的敏感性……我忙乘胜追击,加紧了嘴上,手上和下身的动作。渐渐的,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她扭头开始躲闪我的亲吻,同时她的奶子也胀圆了,身子也发烫了,阴道里也恢复了刚才的热度和活跃。

  於是,我停止了上边的亲吻和抚摸,转而开始用下身专着的操她,毫不懈怠的急我双手撑在床上,猛抖着屁股,腹部有力的「啪!啪!」拍击着妈妈的下身,我的阴茎「吧唧!吧唧!」的向妈妈娇嫩的私处快速深插着。

  龟头「滋!滋!」的揉蹭着妈妈敏感的花心,我的阴囊也「啵!啵!」的猛砸着妈妈两片肥大的阴唇要征服像妈妈这样的熟妇!

  「死鬼!你……你轻点!」妈妈一边无力的承受着我粗鲁的进攻,一边扭头阴柔的「呵哧!呵哧!你要人命呀!」的嘶喘着咒骂,一副柔弱无助不堪承受的样子。我的每一下冲刺都被妈妈咬牙结结实实的承受住了,但她的下身还是被我操出了不少淫水。- 我越干越来劲,越操越上瘾,我干脆抓起妈妈的两只脚,将她两腿抱在我胸前,我叉开两腿骑在妈妈抬得很高的阴部,像骑马似的一阵展腰运力的猛压,我的阴茎就像捣蒜似的在妈妈阴道里一阵猛捣「太猛了……不!… 不要…!」妈妈招架不住的嘶声呻喘着,惊心动魄的两手乱抓着床单,饱满的身子随着我的猛骑「突!突!突!」的向上乱窜猛晃着,「你…轻点…啊!呵呵啊……不行了……啊……老公……不要……啊……停……啊……啊……」看着妈妈旺盛亢奋的模样,我觉得真是太刺激了!

  我兴奋的「啪!啪!」扇打着妈妈光滑的大屁股,下身像马达般的飞快的向妈妈阴部冲刺着,大阴茎操得妈妈惊天动地的呻吟着,浑身一阵阵乱颤。

  「冤鬼……你…今晚作死呀…这样蛮干…操死人啦…你轻点啊!啊……嗯… …老公……老公……」妈妈实在受不住的抬手想要打我,却又打不着。她想除去盖着双眼之障碍物,我就一把将妈妈双手牢牢按在床上,然後将脸贴近她的脸,下身发狠的一气死命的猛猛深插,一直将阴茎插入到妈妈子宫里,又一阵整得妈妈仰头酥筋酥骨得「噢呵呵!啊呀呀!」爽叫着,身子抽风般的一阵痉挛,很快她阴道里又是一阵剧烈缩拢,几股阴精随後喷涌而出,然後她身子一软,又高潮了!

  看到妈妈高潮了,我也忙紧抽几下,终於达到了今晚我的第一个高潮,我忙将龟头顶住妈妈的子宫口,畅快的射进了妈妈体内,射完後,我长出一口气,满足的扑倒在妈妈温软的身上,抱着妈妈歇了一会儿後,这才从妈妈体内抽出已经软下来的阴茎,妈妈这时已经满足的昏昏欲睡了,我轻轻吻了妈妈一下,又替她擦净下身的淫水,这才悄悄穿过墙壁走自己房里睡觉去了,待明天,这个烂摊子就归他收拾了……哦,好一个刺激的晚上啊!我想我会不能自控继续找我美满之性福人生。

  【完】